鬼怪小说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百二十四章,骗子的造化+第四百二十五章,

上一篇:第四百二十三章,洛星的探子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四百二十六章,貌合神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圈子里的前辈们都很喜欢以造化来形容,前辈没对后辈的好,说实话,这个词说出来还没有型的,但是真正落到实处,这造化是好是坏,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黑蛋落在这圣兽潭中,我虽然离的比较远,可还是能够感觉到黑蛋身上的妖气正在快速地成长,就好像是在电脑游戏里,开了个作弊器,让你砍一刀升一级,我妥妥就是这种直观感觉。

  “黑蛋的实力,未免升的太快了吧。”

  我微皱眉头,不解地说道。

  “快吗?不,还是太慢了。”鲲鹏一边摇摇手指,一边高声说道:“我看中的妖怪,我准备的接班人,必须比我要强!”

  它这话没有明说,可是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鲲鹏居然想要让黑蛋做它的接班人!

  我回过头,凝望着鲲鹏,从这个老家伙的眼中,我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虚假,我算是比较会看人的,虽然年纪较轻,但是阅历还是有一些,看人不说一看一个准,但也是八九不离十。

  但是,鲲鹏是我见过最会隐藏的妖怪,甚至隐藏的如同完全没有说假话一般。

  不过,小血提醒过我,别相信鲲鹏的任何话,所以我这心里还是长了个心眼,冷笑一声点了点自己的灵觉枷锁后说道:“如果你愿意给黑蛋一场造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是它最好的兄弟,你就是这么对待你接班人的兄弟吗?”

  鲲鹏却走到我身边,非常严肃而认真地说:“因为我让它做我的接班人,所以我才会将你抓起来。”

  这话我就听不懂了,无奈地笑了笑后喊:“什么意思?我会妨碍黑蛋成长?还是会妨碍你给它造化?我巴不得自己最亲的兄弟成为圣兽,我巴不得它一统妖族,怎么了?我难道会要它的命不成?”

  鲲鹏却伸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脸上涌现出一种非常肯定的表情,沉声说道:“你和黑蛋本来就是对立的,你们之间本来就应该是敌人。”

  我猛地一甩肩膀,将鲲鹏的手甩开后喝道:“什么意思?给我说说清楚。”

  鲲鹏重新将手背在了身后,然后摇摇头道:“我想我刚刚的话,应该不是你第一次听见了吧,过去肯定也有妖怪对你说过相同的话语。我记得黑蛋原来有一个长辈,也是一头狼妖,不过是一头身体极限已经成长到了顶点的狼妖。它是不是也对你说过,你的存在,是黑蛋成长的阻碍?”

  我一顿,想要反驳,可是话到嘴边却又是无言以对,皱着眉头过了好半天后才说道:“不,不会的,黑蛋是黑蛋,我是我,我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兄弟出现任何意外。它的成长我也不会阻止,它要回归妖族,我也不会拦着,这些问题早在好几年前就已经解决了!”

  说到最后我近乎咆哮,开始有一些急躁,我知道越是急躁就越是容易落了下风,然而,这时候心里的火气却还是往上冒。

  “哇哇哇,你看看你,说着说着就开始着急了。我不和你争辩,只是说出一些事实,第一,在三年之中,你成长的如此之大,可是黑蛋是否有成长?昔日需要它来保护你,可是如今你的战斗它已经参加不了。第二,妖族不是家畜,我们生来就要战斗,我们生来就要厮杀和侵略,可是你看看现在的黑蛋,是否还像个妖怪?你看看它,像一个人更胜过妖怪,你何曾见过有大妖坐在办公室里,一边看着手上的报告,一边敲击电脑键盘?别吃惊,我活在这个时代,所以你们人类世界的样子,我很清楚。最后……”

  鲲鹏往后退了几步,指着黑蛋高声说道:“最后,我只想告诉你,妖族需要广阔的天地,洛星会窝藏在洛阳地下,是因为它不够强大。是因为妖族没有圣兽在背后支持,女娲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里出不来,貔貅因为罗焱逆天失败而自责不已,妖族谁来管?我吗?还是那个已经死了很多年,却又出现的东皇太一?不,都不是!我们都老了,我们都已经没有机会也没有能力成为主宰,天命已经不属于我们,但是,妖族的预言之中,它,黑蛋,小小的狼妖将会变成圣兽,成为我们背后的支持!我们妖族有希望,借助它重新回归。但是,你们人类会包容我们吗?你以为洛星愿意和人类和平相处,人类就会容忍它的存在?当社区里,普通人家知道自己的孩子要和一头变身后比两层楼都高的妖怪一起上学读书,他们会同意吗?当人类还要坐着飞机在天上飞行的时候,我们妖族垫垫脚就能够上天。一个人最多活上100多岁,我们妖族一百多岁的还算孩子。人类还会包容我们?会吗?端木森,你告诉我,会吗?”

  我被鲲鹏说的哑口无言,一句话都说不上来,过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鲲鹏走到我的面前,拉住我的手,将我的手举起来后指着三滴圣人之血的位置说道:“你有三滴圣人之血,我需要它们来打造一头最强大的圣兽,黑蛋会代替你去逆天,为了妖族能够生存下去。如果你真是它的好哥们,好兄弟,就将圣人之血贡献出来。这是你应该为黑蛋做的,如果你不愿意,那么以后就不要再说它是你最亲的兄弟。人类本性自私,你们的慷慨建立在你们不会付出所有,有几个人会为了朋友,而付出一切。没有,人类都只会说,不会做。我给你时间考虑,带他走吧……”

  我从未像今天这样,还没有战斗,就被自己的敌人打败,没有流血,却连一丝丝战意都提不起来。

  我低着头,被妖将扛起来后,蒙住眼睛带离了妖族的神山,回到了大牢之中,重新被五六条铁锁锁住,颓然地坐在了地上。

  虽然小血警告过我,它让我不要听信鲲鹏的话,但是,今天鲲鹏对我说的话已经不是简单的真相和谎言,因为它说的都是真相,我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三滴圣人之血,我能够豁达的,无私地交出来,以此成全了黑蛋吗?

  我能吗?我会吗?我敢吗?

  脑海中一直在盘旋着这样的问题,靠在石壁上,外面蓝色的光芒渐渐暗淡,妖族的大陆变的昏暗,应该是海面上太阳落山了。

  火把熄灭后,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散发出臭味的大牢内,回想着这些年来我和黑蛋的点点滴滴。

  人一忙,就容易忘记,忘记情感,忘记朋友,忘记家人,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去想这些事情。

  活了24年,前十年不算的话,我也和黑蛋认识了十四年了,其实从我十岁的时候,在杭州第一次于夕阳下见到这条巨大的狼妖后,我们的命运就交织在了一起。

  它和白狼之争,我一次次冒险它都陪着我,差一点被后卿打死,差一点死在狼族洞穴内,闯龙穴,入西藏,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

  很多细节我已记不太清,可是,我还记得,曾经在医院里,我们两个重伤的家伙,手拉着手,说:“你是我的羁绊。”

  那时候我们都还年少,它不过千年道行,我不过十来岁,可是这样的时光,却在我越变越强的过程中,渐行渐远。

  我战斗的时候,黑蛋不在是我最坚强的帮手,它开始仰望我,从我最好的兄弟,变成了在我之下的芸芸众生,我却在不知不觉间失去了它,失去了我最好的兄弟,却不自知。

  说实话,今天鲲鹏的话,说到了我的心里,说出了我不敢直面的问题,我必须承认,黑蛋因为我而无法变强,如今鲲鹏要给它一场造化,无论它是否好心,却在我是否愿意配合。

  窗口,一个黑乎乎的小家伙飞了进来,双眼红彤彤,落下后,张口说道:“我说过晚上要来,你在等我吗?”

  我没说话,小血一跃落在了我的头顶上,低声说道:“今天听其他妖怪说,鲲鹏带你去圣兽潭了是吗?看你的样子,它一定对你说了什么,而且你对我的警告置若罔闻,你一定是相信了它的话,被它带入了陷阱之中,是吗?”

  我还是没吭声,小血却哈哈大笑道:“看来是了,真是搞不懂你们人类,在我们妖族,只有拳头才能够解决问题,在你们人类中,却偏偏变成了用嘴说话也能解决。鲲鹏妖师本来就是个大骗子,而你明知道它是个骗子,还上当了,哈哈!”

  我不耐烦地吼道:“别说了!”

  小血一愣,随后哈哈大笑道:“你看看你,就像一头失败的愚蠢野兽。好了,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个消息,明日会有妖族的大人物来,估计,是东皇太一……”


第四百二十五章,大帝降临

  “东皇太一要来?你确定?”

  我开口追问,此时小血点点头,很是郑重地说道:“当然,而且,据说还是从灵山上来的。只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东皇太一会从灵山而来?难道我们妖族堂堂的大帝没有死反而跑去当和尚了?”

  小血这话说的有一些无厘头,只不过被它这么一闹,我胡思乱想的脑袋总算是平静了下来,点点头说道:“多谢你,我想静一静。明天估计鲲鹏还会来找我。”

  小血说了一声没劲,接着就落到了洞口,却在飞走之前对我说道:“你这小子想的太多,送你一句话,船到桥头自然直,顺其自然就好,有我罩着你,出不了大事儿,明天鲲鹏说什么话,都当它放屁!”

  小血飞走后,便是孤独而又黑暗的漫长一夜。

  翌日一早,应该是海面上的太阳刚刚升起来,我的牢房大门就已经被拉开了,两个大妖将我拽出了牢房大门,拖到了大牢外面。

  之前我的眼睛蒙着黑布,只是用心眼看见的妖族大陆,如今用自己的眼睛看去,却又是另一片景象。

  整个大地没有一点点绿意,如同黄土高坡一般,石头堆砌而成的巨大堡垒,火把点亮的阴暗街道,还有无论男女老幼,都身着盔甲的铁血之风,这就是我眼前的妖族大陆。

  甚至连吹过我脸上的风,闻起来都有一丝丝的腥味。

  “早上好。”

  鲲鹏站在远处看见了我,向我招了招手,然后缓步走了过来。

  “怎么样?是不是没睡好,看你一脸倦容的样子。”

  它倒是显得很亲近,这种姿态让我很不爽。

  “是的,没睡好,听说今天东皇太一要来。让我这个人类看见,是不是不好?”

  我低声说道,鲲鹏却一皱眉头,机敏地问道:“听说?谁对你说的?”

  我的确是没睡好,脑子里想的问题太多,太复杂,让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仅仅是一句话的差错,就差一点让小血暴露了。

  我心中虽然慌张,不过脸上却很冷,低声说道:“那边的角落里,两个牛头妖怪在低声的交谈,我听见的。我有心眼,你别忘记了!”

  鲲鹏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冷,随后一挥手,一道妖风冲了出去,将我刚刚乱说的两个妖怪瞬间打成了肉酱,这一幕发生的很突然,我吃惊于它竟然直接动了手,而我更加吃惊的是,当这两头牛头妖怪被打成肉酱后,其它的妖怪却低着头,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靠近它们俩的其它妖怪,身上被溅了一身鲜血,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鲲鹏可怕,这群它手下的妖怪军团更加可怕,铁一样的纪律,战斗的时候无比狂野,可是不战斗时候却如同冰冷的雕像,这种敌人,让我心惊。

  “不管是不是它们说漏了嘴,我都会杀了它们。端木森,你要记住,这两头妖怪,是因你而死。”

  鲲鹏的话很简单,却好像是一把重锤狠狠地砸在了我的心口,我皱紧了眉头,余光看着地上的那一滩肉泥,窒息一般地说不出话来。

  “大人,东皇太一大帝和其手下的众多妖将已经到了海面上,是否打开海眼迎接?”

  一个妖将凑上来低声说道。

  鲲鹏点了点头,挥挥手说道:“嗯,开启海眼,毕竟是曾经我们妖族的大帝,我们还是要做的隆重一点。奏响妖族战歌,欢迎妖族大帝驾临!”

  鲲鹏语毕,其身后响起一声低沉但是悠扬的嚎叫声,随后,无数妖族吼出粗犷可是整齐的歌声,用的是妖文,我听不懂它们在唱什么,可是仅仅是嚎叫,战鼓,吼声组合成的战歌,却让我心中热血澎湃,这就是妖族,它们没有完美的音乐,不会唱的人流泪,但是这样的战歌,却会唤起你心中的不屈,战意,和热血之情。

  “想知道歌词的意思吗?”

  鲲鹏忽然低声对我说道,我看见它冰冷的脸上涌起一片悲伤之情,声音里充满了哀愁,和一种我无法理解的杀气。

  “想。”

  我简单地回答道。

  “我们生于天地之间,我们生来便是要战斗,我们不屈,我们好战,我们是最强大的种族!我们为了荣耀而生,我们愿意为了部族而死,我们是妖,我们是妖,我们是妖!”

  简单的歌词,明白清楚的意思,就是这样的歌词,却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力,甚至连我都开始不住地哼了起来。

  远处的天空中,海眼慢慢地打开了,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一群妖怪,缓慢地从空中飞来,我看见一条金龙自远空首先浮现出来,很明显就是玄龙,一个火红的身影站在龙头之上,冷傲的眼神,深沉如海,神秘莫测的气质,带领众多妖将,缓慢地落下,还好残龙不在,不然非和玄龙干起来不行。

  东皇太一,这个神秘的妖族大帝,无论是它的身份,还是生死,亦或者是它的实力,都是未知数,甚至连它如何将接引打败的我都不知道,只是,看着这位妖族大帝,我心里会莫名其妙地有一种过去我还不强大的时候,遇见高手的感觉。

  鲲鹏脸上换上了一张微笑的脸,远远地就朝东皇太一拱了拱手,随后高声说道:“大帝,妖师我已经在这里恭迎多时了。”

  东皇太一哈哈一笑,玄龙载着它慢慢地从空中落下,落地之后,微微一笑后说道:“妖师,一别多年,你的风采一点都不减当年。”

  鲲鹏何等精明,立刻大笑着说道:“我的风采怎么能和大帝您相比呢?圣兽潭已经为您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它们一见面就要去圣兽潭!在经过我面前的时候,东皇太一忽然停下了脚步,看向了我的脸,低声说道:“逆天者,原来你也在这里。”

  它和我见过面,并且还和我之间做了一次交易,只是如今九世佛魂已经死了,我也没有什么本钱换取它手上接引的心头血,所以,这件事情我一直拖着。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和它见面,倒是大大地出乎了我的预料。

  “难道我不能在这里吗?”

  我反问了一句,东皇太一却将头转了过去,一边傲慢地往前走,一边冷笑道:“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变成了阶下囚。过去我以为你是我的大敌,如今看来,你不是。”

  它这话说的让人心里发火,我皱着眉头,跟在了它们身后,被两个妖将拖着,一路带到了圣兽潭上。

  圣兽潭今天格外热闹,不过我却没看见黑蛋。

  “你说的那头狼妖呢?在哪里?让我看一看。”

  东皇太一果然是来见黑蛋的,不一会儿黑蛋就被带了出来,一步步走过来的时候,看起来很疲惫,没了昔日的风采,只是,让我惊讶的是它从我面前走过的时候,竟然没有认出我来,就这么走了过去,仿佛我是一个陌生人,仿佛从来都没见过我。

  “那么,它就是那头狼妖,那头预言中会变成圣兽的妖怪?看起来,很普通啊,虽然身上有古妖的血脉,不过却一点都没有强大妖怪应该有的气魄,更没有强大妖怪该有的实力。妖师,你不会弄错吧?”

  东皇太一一边说话,一边伸手摸了摸黑蛋的脸,看了看它的眼睛,拍了拍黑蛋的灵觉。

  这一幕幕,落在我的眼睛里,就好像黑蛋是一件商品,而不是鲲鹏所说的是它的接班人。鲲鹏哈哈一笑,朗声说道:“不,不,不是这样的。它只是每天浸泡在圣兽潭中,实力突破的同时,丧失了一些意识,这需要在它成为圣兽之后才能冲破,我只是在慢慢唤醒它的野性,让它重新变回一头妖怪,而不是一个人。”

  东皇太一听后,笑着点点头,随后说道:“那么,关于我们联手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听到东皇太一的这个问题,妖师下意识地拉住东皇太一走到了角落里,低声说:“这件事情,在我看来,应该是……”

  后面的话我听不清楚,此刻,四周的妖怪不多,玄龙远远地看见了我,缓步走到我身边,低声说道:“我弟弟呢?”

  我没回答它的话,它一皱眉头,伸出手抓住了我的肩膀,低声喝道:“残龙呢?它应该和你在一起,如果你被抓了,它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它在哪里?要是不说,我就拧断你的胳膊!”

  我望着玄龙,摇了摇头后说道:“如果有种,你打开我的灵觉,三剑之内,我就能要了你的小命!”





上一篇:第四百二十三章,洛星的探子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四百二十六章,貌合神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